您的位置: 莫斯资讯 > 军事 > 张炜:传统这个河流不能中断

张炜:传统这个河流不能中断

2019-11-07 12:36:24
印度和俄罗斯将在今年12月举行“因陀罗-2019”联合军演。“因陀罗-2019”联合军演将在印度陆上和海上训练场以及印度一空军机场上进行。演习中的俄罗斯军队消息指出,为参加“因陀罗-2019”联合军演

自1973年《木车》出版以来,张伟在40多年的时间里已经出版了1800万字。《古船》、《九月寓言》、《刺猬歌》、《你在高原上》和《独立药剂师》...即使在数字时代,张伟仍然坚持书法传统。莫言形容他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一个深刻的思想家和一个坚持不懈的创新者”。

除了文学创作,张炜还深入研究古典文学的阐释。二十多年来,他阅读并阐释经典著作,撰写了《张炜经典文学读解专论丛书(四卷本)》。该系列包括《还说李白杜甫》、《陶渊明遗志》、《楚辞》札记(修订本)和《读诗经》。第五部《读苏东坡》正在准备中。

张伟。照片来源:活动组织者

9月15日,张伟参观了第137届文汇讲堂,“精神世界的多维解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钟毅、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高元宝、日本一桥大学演讲与社会研究教授班静、上海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彭庆龙等嘉宾进行了交谈。他们共同探讨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世界价值以及如何加强国内文学作品与世界的交流。

此外,《张炜阅读古典文学专论丛书(四卷)》特别在现场推出,中外学者共同揭开了新书的面纱。

酒井、师洋、陈钟毅、张伟、高元宝和彭庆龙(从左到右)开始对话。照片来源:活动组织者

今天的作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

会上,张伟以“写作与交流”为主题发表了讲话。他认为今天的作家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环境:一方面,物质和商品环境正在发生变化,迅速积累财富的机会正在向一些人敞开。对作家来说,挤压这种物质既是观察的对象,也是参与的诱惑。另一方面,纸质出版物很多,网络文学风起云涌,海量的信息传播使得整个网络和出版环境充满了大量的好作品和坏作品。

“这是空前数量的作家。不管一个作家有多优秀,不管一张脸有多新,都很容易被淹没。”张炜认为,虽然每个时期的作家都有自己的困难,但他们是不同的。今天,作家有更多的地方可以发表,但挑战更大,因为他们的作品“更容易被淹没,更容易在涌入的泡沫中迷失”。

正是在这个时期,作家的决心和坚持是极其重要的。“他(作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种简单而真诚的生活态度。没有这种基本的坚持,就无法开展良好和有效的工作。我们很容易被袭击我们的各种趋势和飓风卷走,个人将不复存在。”

“生活中所有的噪音似乎都与这种坚持背道而驰,这是作家们需要独自面对的事情。”张伟感到遗憾的是,任何一个没有感受到时代冲击和呼唤,没有能力在巨大压力下解决问题的作家,都必将土崩瓦解。

他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将告别小说,更多地关注“纪录片写作”。作为一名读者,他必须阅读两件事,一是真实的记录,如传记;另一种是虚构的写作。“但后者的标准已经提高,只有最精彩和最有才华的部分才会被阅读。”

中国传统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寅恪引用《百喻经》中的寓言“三层隐喻”作为指导,他说一切都必须有它的起源和基础,否则会有对未来的担忧。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起源是什么?从“白话文学”开始,现代文学似乎可以追溯到海外。即使文学发生在中国本土,它的精神源泉也可能更多地延续到外国传统。

陈寅恪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现当代文学不应该依赖外国优秀的文学精神作为其支柱。问题是,中国传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该有什么样的地位。”

在他看来,中国文学应该把中国传统视为一种可能的资源。从整个中国文学的角度来看,有些文学线索可以把其他文学传统作为精神源泉,也应该有继承中国传统的文学线索。从这个意义上说,张炜20多年来对传统的持续关注、对话和书写具有重要意义

陈寅恪认为,没有必要把这四本书《张炜古典文学专论丛书(四卷本)》视为古典文学的学术著作。他们有自己特定的姿势。这本书受过良好的教育,知识渊博,但更多的是关于作者对传统的吸收和干预,以及他对当今社会和文化的反思。同情的理解和深刻的批评。

张炜的四本书涉及中国伟大的传统作家和经典作品,让人想起美国著名人类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1956年提到的“大传统”和“小传统”。“大传统”是以城市精英为代表的普遍文化脉络,“小传统”是群众、农村、世俗等方面的传统。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从民间和日常生活中吸收“小传统”可能是取之不尽的。许多作家,包括张伟,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可能有许多这样的痕迹。然而,张炜在过去20年中阐释的重要经典和作家应该属于所谓的“伟大传统”。这些“伟大的传统”是如何在张炜的创作和未来文学中呈现的,我所知甚少,但这正是我希望知道和期待的陈寅恪说道。

张炜《古典文学解读专论丛书》(4卷本)由中华书局出版。

从古典河里舀一个馅饼。

当代中国有许多作家因种种原因“向西看”,但作为优秀作家,他们离不开母语传统和非母语世界文学的双重参照。

高元宝认为,张炜的第一部小说《古船》是以文学形式对“中西传统”问题的回应。

古船英雄隋宝普一整天都在读两本书,一本是《共产党宣言》,另一本是《楚辞》中的天问。在隋宝普看来,《共产党宣言》统治着东西方、中国和世界。此外,屈原的《田文》和隋宝普叔叔的《海岛真镜》并不被视为圣经,瓦里镇老赵家族的代表赵兵痴迷于“道教”养生技术,以老李家族的李志昌为代表的一群年轻人正在学习现代科技和空间知识。因此,张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了东西方传统与现代的对话。”

高元豹认为,张伟基于当时中国社会和意识形态文化的现实,并没有宣布他特别倾向于哪一方。然而,他始终有一个中心,那就是在复杂的历史与现实的纠缠中解决当代中国的现实问题。

张伟说:“如果我们追溯西方经典,我们会发现它们具有古典主义的崇高,深深打动读者。另一方面,现代主义以其复杂性取悦读者。中国当代文学在接受现代主义时,更直接地模仿形式和上瘾,缺乏古典主义流淌的河流中仍然存在的运动元素。”

“中国传统的河流不能中断。中国当代文学应该一直从中国古典文学的长河中流淌下来,只要舀一勺来检验,仍然能够把古典崇高与震撼分开。”张伟说道。

如何推动中国优秀作品走向国际?

酒井的外国历史让他有机会与现场的客人和听众一起翻译“九月寓言”。1993年,国内文坛掀起了一场关于人文精神的大讨论,在当时的文化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同年下半年,酒井来到上海,亲自向他的两个朋友,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小明了解当时的文坛。

酒井请两位朋友介绍他们最欣赏、关心和期待的当代中国作家和作品。他们一致推荐了三位作家——张伟、张承志和王安忆。正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酒井买下了张伟的小说《九月寓言》,这部小说是1993年下半年新出版的。一读,震惊之余,他立即决定把这本书翻译回日本。

陈钟毅认为,在向世界推广中国文学的过程中,语言障碍一直存在。尽管人工智能的发展使得非常精确地翻译经济、法律和政治文本成为可能,但文学一直是一种内部交流,涉及到埋藏在历史和文化底部的东西。

“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如何翻译优秀作品,这首先取决于外国对中国需求的理解。我们的文学正在慢慢繁荣,我们的国力越来越强,海外的人们越来越关注中国的一切,这使得像张炜这样的纯文学作家被普遍接受成为可能。”陈钟毅说道。

尽管如此,一个好的作家不能仅仅“被西方所认可”或者“大规模地传播他的作品”作为好文学的标准。“作家应该专注于自己的作品,不要有任何虚荣心,否则他们肯定会损害自己的文学素质。最重要的是管理自己的写作,沉浸在自己的语言和艺术世界中。只有这样的作品被翻译到国外,它才会更有价值。”张伟说道。

一定牛彩票网

Copyright 2018-2019 gut2cut.com 莫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